白宫试图隐藏特朗普与外国领导人的通话记录, 可能将破坏美国安全

根据他的诉状,这也正是这名告密者的最担心之处,他写道:“我还担心这些行动会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风险,破坏美国政府阻止和反击外国干预美国大选的努力。

克里姆林宫敦促白宫不要公布美国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·普京之间的任何通话记录,据报道,一名中央情报局官员提出的举报抱怨称,白宫试图隐藏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记录,白宫并非第一次这样做。

这周三(9月25日),白宫公布了7月25日的电话会议的部分文字记录,记录显示,特朗普敦促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·泽连斯基调查前副总统乔·拜登。

9月27日,当被问及俄罗斯是否担心白宫会发布特朗普与普京的通话记录时,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·佩斯科夫说道:“我们希望,在我们的关系中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因为我们的关系已经受到很多问题的困扰。

”佩斯科夫补充称,白宫公布与世界领导人之间的通话记录是“非常不寻常的”。

此前一天,据报道由中央情报局一名官员提出的举报投诉被公开。

诉状显示,白宫采取措施,将此通话记录转移到一台专门存放敏感国家安全信息的电脑上,以限制人们访问特朗普与泽连斯基的通话记录。

该投诉指出:“白宫高级官员进行了干预,以‘锁定’所有通话记录。

” 白宫律师指示官员从通常存储通话记录的计算机系统中“删除特朗普与泽连斯基的通话记录”,并将其加载到一个独立的系统中,该系统“专门用于存储和处理特别敏感的机密信息”。

这名告密者写道:“一名白宫官员形容这种行为是滥用这一电子系统,因为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,此次通话中,没有任何真正敏感的国家机密。

”尽管告密者没有将这一说法添加进入诉状中,但该诉状的机密附录信息显示,白宫过去也曾采取过类似的行动。

这名告密者还写道:“根据我采访过的白宫官员的说法,这不是本届政府‘第一次’将特朗普的相关记录存入该机密级系统中,其目的完全是为了保护政治敏感信息,而非美国国家安全敏感信息。

白宫试图隐藏特朗普与外国领导人的通话记录, 可能将破坏美国安全

《华盛顿邮报》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记者格雷格·米勒,在推特上评论了这一爆料,他写道,告密者的诉状声称,“白宫将特朗普的涉及政治问题的通话记录,非法塞进机密的存储系统,不让任何人审查特朗普的这些记录,但这让问题变得更严重了。

”特朗普政府的一名前官员告诉透露,在特朗普担任总统初期,他与墨西哥和澳大利亚领导人的通话细节被泄露后,白宫开始限制人们查阅特朗普与外国领导人的通话记录。

但是,巴拉克·奥巴马总统时期的前情报室高级主任、乔治·W·布什总统时期的中央情报局的办公室主任拉里·法伊弗指出,该系统仅用于存储国家安全机密,在奥巴马执政期间,该系统被用来存储有关伊朗核协议谈判的机密信息。

法伊弗解释称:“它永远不该被用来保护或‘锁定’政治敏感材料,也不该被用来保护总统或高级官员免受尴尬。

”他补充称,他以前从未见过总统的通话记录会存放在那里。

2009年,奥巴马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,称信息不能被归类为“隐藏违法、效率低下或行政错误”,或“隐瞒个人、或机构的尴尬”。

美国国家安全局前律师、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负责俄罗斯调查的小组成员阿普里尔·多斯认为,白宫试图隐藏特朗普与外国领导人的通话记录,可能将破坏美国安全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